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明天子_ 第一百六十二章 废南京六部的构想-

时间:2021-01-03 19:0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名剑山庄小说明天子 第一百六十二章 废南京六部的构想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第一百六十二章  废南京六部的构想

    也就是说,虽然名字不同,但是凤阳巡抚就是安徽巡抚,江南巡抚就是江苏巡抚。

    名不同而实同。

    王直心中暗暗苦笑道:“看来陛下,要让我在南京待很长时间了。”他问道:“陛下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朱祁镇说道:“朕查了南京六部,多有缺员,不是是否?”

    王直曾经担任过吏部尚书,对南京官员数量,也是有印象的,他说道:“陛下所言极是,按祖制,南京六部人数与北京人数相同,但是南京六部除却兵部户部之外,其他都没有什么大事,故而人员多有空缺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设立两巡抚之后,南京六部的事情就更少了。”

    南京六部并不是完全没有事情的。

    南京六部还要负责南直隶的政务,还有漕运起运,还有南方诸地的卫所,南京一带宫室的维护修建,祭奠孝陵等等。

    但是总体来说,这工作量不能与北京六部相比。

    而且除却南京六部之外,还有一系列衙门,可以说北京有的衙门,南京都有,只有一些迁都之后新建的衙门,北京没有。

    朱祁镇说道:“卿在南京,将南京精干人员收拢在手上,其他各部的南缺员就让他继续缺下去,等人数太少了,就奏请朕将这个衙门给裁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一来,将来裁撤南京六部的时候,动静也就不大了。”

    朱祁镇倒是明白了一件事情,那就是有些事情,越急越是容易出事,但是慢慢来的,反而能办好。

    这就是事缓则圆。

    比如裁撤南京六部的事情,如果朱祁镇在朝廷之上立即宣布,定然是一场轩然大波,说不尽的唇枪舌战。

    但是而今从进人收紧,一点点让南京缺员过半,成为事实,然后找一个时间顺势裁撤了。风波自然要少上好多。

    王直说道:“陛下,此事是好,但是臣以什么名义坐镇南京?”

    朱祁镇想了想,说道:“就以南京留守兼并南京兵部尚书。今后南京留守府就总领南京军务政事。”

    王直听了,立即下跪说道:“臣万万不敢受命。南京乃我朝京师,军政大权不可委托于一人。”

    朱祁镇听了,对这一件事情,朱祁镇倒不是太在意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。

    经过朱祁镇拆分的南直隶,已经分为两省,南京只剩下一个府,就算是南京繁华非常,区区一个府,能做得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南京重要性下降,从本质上,朱祁镇已经解决了南京对北京的威胁。南京虽然在政治上的原因享有特殊的地位。

    但是却不是当初的南京了。

    只是王直反对的也是一个原则问题。

    所谓的祖宗法度,即便朱祁镇也在乎也是要维持这个制度的。

    不管何地都是要分权的,寻常省份,看似巡抚一手遮天,但是巡抚下面的布政使,按察使,都指挥使,都可以越过巡抚上奏朝廷,巡抚并不能一手遮天。

    在边镇,看似总兵权重,但是总兵,太监监军,还有文官也是三者的分立,彼此制衡的。

    可以说,只要朱祁镇不乱搞,大明任何一个地方都很难有高层官员造反的事情。

    太祖皇帝的体制,一直沿用了明清两朝,可见其中中国权力制衡的智慧,可谓深矣。

    朱祁镇想了想说道:“无妨,魏国公世镇南京,南京兵马由魏国公坐镇,先生指挥便是了。先生如果有意,也可写一分南京留守的章程,让朕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朱祁镇所言的关系,就好像是兵部与五军都督府的关系。

    五军都督府领兵,但是没有兵部的命令,是不能出兵的。彼此制衡。

    而且朱祁镇也知道,南京即便是剥离了南直隶政务,还是有很多事务要办的,最少孝陵的事情,还是要办的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个南京留守,决计不是南京知府。

    王直说道:“臣明白。”

    朱祁镇说道:“先生放心,这一件事情做完了,朕就让先生回来。”

    王直说道:“臣多谢陛下。”

    王直虽然这样说,但是他一点都没有信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

    政治上的承诺,就好像是狗屁一样,或许这个时候朱祁镇说的是真心话,但是几年之后,说不定有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到那个时候,或许朱祁镇愿意让王直回来。

    但是内阁的人就愿意让王直回来吗?

    王骥就是前车之鉴。

    当时他不过想打赢就回来,谁知道会变成了云贵总督。这就充分说明了,计划赶不上变化。

    王直深吸一口气,说道:“陛下,临别之际,臣有一事上奏,请陛下恩准。”

    朱祁镇说道:“先生请讲。”

    王直说道:“陛下当明老臣之意,老臣绝无和亲以辱国朝的意思,只是而今实在不是与瓦刺大战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朱祁镇听到这里,心中微微皱眉。他不想听王直说这个。想不想与做不做是两码事情。

    而今木已成舟。势在必行,就是说破天也没有用了。

    王直也知道这一点,说道:“瓦刺桀骜不驯,即便大战不可避免,陛下也当坐镇京师,派遣一员大将统领塞上,京营诸军与瓦刺大战,英国公,成国公,保定侯,都是太宗之良将,以遗陛下,陛下亲之信之,足保大胜,万万不可弃江山社稷于不顾,亲率六军出京。臣不惧瓦刺来攻,区区瓦刺不足以撼动本朝,但是陛下以万乘之君讨贼,却是将大明天下置于悬危之地。请陛下慎思之。”

    朱祁镇听了,说道:“请先生放心,朕知道,在用兵之道上,朕一辈子都比不过先帝,何论太宗?”

    “朕决计不会亲征的。”

    不用说王直说,朱祁镇就不会亲征的,毕竟土木堡之变,在朱祁镇心中就好像是吃水果吃出半根虫子一样恶心。

    他固然相信,事情发展到现在在,这件事情已经不会发生了,即便他御驾亲征,没有王振这货乱指挥。

    即便是打败仗,也不会出现被俘虏的极端情况出现。

    但是朱祁镇已经决定心中一丝丝阴影,万一有什么历史修正力,已经什么莫名的力量,所以朱祁镇决定老老实实的呆在京师,不去弄险。

    王直听朱祁镇这样说,也是松了一口气。王直也很清楚国力对比,只要朱祁镇不亲征,即便打败几仗,也未必是什么大事。毕竟大明底子厚,败得起。

    朱祁镇交代过后,就亲自送王直出去,一副君臣和谐的样子。

    谁也看不出来,王直就要远离朝政中枢了。

    王直回到文渊阁之后,发现文渊阁之中,有一种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王直想了想,还是进了曹鼐的值房之中。

    曹鼐依旧在批阅奏折。

    却是兖州府求免粮的奏疏。

    这样的奏折在朱祁镇那边,仅仅是批一个准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斟酌数目的事情就是曹鼐要做的,他必须清楚兖州府的情况,人丁,户口,人口密度,还有灾情如何。

    既要安排得当,也不能让朝廷花费太多。

    曹鼐正在斟酌数目。

    王直见了先要关上值房的门,却被曹鼐阻止了,说道:“王兄有什么话就说吧。朝廷大事,不谋于暗室之中,这是当初东里公教我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在文渊阁之中伺候的小太监们,都是东厂的眼线。

    所以这发生的任何事情,都很暗瞒得过朱祁镇。

    两个内阁大学士,关在值房之中,屏退左右,关闭门窗,再谈些什么?太引人遐想了。

    所以,杨士奇与人谈事情,从来是大开值房的门,从来没有关门说事的时候,曹鼐一继承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